四個父親  

2003.8.29張貼於公視孽子討論區,原文由此連結

  文學往往反應著現實,戲劇借影像的呈現,讓人更易於重回過去歷史的片斷,尤其是過去的記憶尚存於某些人的腦中,戲劇中的時代背景,就不是虛構的時空,代表著一種重現,至少對歷經過那段歷史時空的人,是生命片段的再現。

醉堿D燈看劍,夢回吹角連營。
八百里分麾下炙,五十絃翻塞外聲。
沙場秋點兵。
馬作的盧飛快,弓如霹靂弦驚。
了卻君王天下事,贏得生前身後名。
可憐白髮生!

  ─ 辛棄疾 破陣子

  時光若回到過去的六十年代,柯俊雄扮演的李父,與柯淑勤扮演的李母,正是那個時代下的悲劇人物的代表。若我們回去看白先勇先生的另一部小說「台北人」,會發現很多相同的生命情調,對過去的無法割捨,又無法去接受眼前的事實,是當時隨部對遷臺的外省人的認同矛盾。隨著下一代的出生,外省人與本省人已沒多大的隔閡,新生一代早已認同這一片土地,可是對上一代言,那畢竟是無法抹去的憾恨。下一代成為上一代聊可慰藉的寄託。

Free Web Hosting